江西實木家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作家具 推陳出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-05-1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作家具,近年來越來越多吸引外界關注。作為中國家具三大流派之一,廣作家具擁有濃郁的南國文化底蘊,在繼承中國數千年家具工藝傳統的基礎上,不斷吸納、融合和改造西洋文化。憑借著開創性的優良基因,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,廣作家具在清朝乾隆年間達到Z鼎盛時期,影響力越來越大,成為中國家具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折點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改革開放30年以來,廣東涌現出幾波傳統家具產業發展契機,先后形成了一批如江門新會、大江,廣州石碁,中山大涌、沙溪、三鄉,深圳觀瀾等傳統家具產業集群,產生了一批以伍炳亮、楊蝦、招贊惠、李澤添、巢烜寶、李炳祺、張洪林、胡冠軍等為代表的廣東省工藝美術大師或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,廣府家具文化歷久而彌新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60件廣作精品集體亮相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當今追求“短、平、快”的社會氛圍下,廣作家具的發展遇到了諸多挑戰。名貴木材稀少,廣作家具取材困難,在質材和工藝性上難以為繼;在現代家具的沖擊之下,始終堅持廣作家具工藝的廠家實已不多;隨著老一代藝匠的相繼離世,作為傳承者的新一代藝匠也越來越少,工藝傳承上出現斷層……傳承與發展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廣作家具,已經迫在眉睫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60件廣作家具精品齊亮相,并集結成冊,出版《廣東工藝家具珍品精品圖錄》?!比ツ?2月30日,為推廣廣作家具,保護傳統家具文化,倡導傳承與創新,由廣東省家具協會舉辦的廣東省工藝美術(家具珍品/廣作精品)首發巡禮啟動,拉開為期7天的展覽序幕?;顒又荚谒囆g創作、技術創新和工藝改良,使廣府工藝美術家具珍品及廣作精品成為傳世之作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藝是術,匠心是道,廣作家具須需一批以匠心守護和傳承工藝的參與者。廣府家具文化通過近代多年的發掘與創新,啟迪了心智,傳承了知識,陶冶了情操。如何在格物致知中更好地認識了中國文化的價值,讓傳統家具為文明傳承和創造服務呢?廣東省家具協會會長王克表示,要堅持型藝材韻創新,引導行業將廣作精品轉化為效益之源,推動產業可持續發展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府家具文化包容多元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歷史上,廣東不僅創新地接受異域文化,更將嶺南本土文化貫穿始終,創造出一個別具特色的廣作家具,與“蘇作家具”、“京作家具”被譽為明清家具三大流派。廣作家具一大特點是用料粗碩,與惜木如金的蘇作家具相反,其厚重與豪華備受清代皇室的偏愛,清宮造辦處為此專門設立了“廣木作”,在清代宮廷家具中甚至占有主導地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清初開海運以來,一向“敢為天下先”的廣東人,開始大膽地將西洋藝術融入到中國傳統藝術形式之中,正如蔡易安在《清代廣式家具》中分析三大關鍵詞:突破、吸收、創造,廣作家具自誕生那一刻起就擁有的核心能力——創新力。如今,提起廣作家具,許多人會想到奢華、繁復、壯碩等詞匯,其實,廣作家具的藝術風格并不單一,其包容多元又可見新意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伍炳亮的清式小葉紫檀座屏,屏心浮雕題材為舉世聞名的萬里長城,外框借鑒商周時期青銅器浮雕萬字錦地紋、卷草紋飾,底座采用品字形六足結構,型制莊重宏偉,技藝精湛,渾樸大氣;蕭廣鐸的《清明上河圖》十件套用純手工雕刻方式,將這張稀世名畫以2:1的比例拷貝到寶座沙發上,精細如絲,堪稱絕妙;李澤添的小葉紫檀精雕花鳥畫枱,借鑒了故宮典藏,融入中國傳統的花鳥元素改良而成,鼓腹瘦腰,線條優美;李愛金的老撾舊酸枝竹節茶道組合,采用竹節形制,精雕細琢,將木頭與茶道之間演繹出高風亮節的情懷;而區勝春、區錦澤的曲尺式手編藤羅漢床,以短材攢成曲尺式欞格,錯落有致,則為典型之蘇式工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“型藝材韻”玩收藏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資、收藏、傳家寶,是紅木家具的三大價值,它除了保值增值的作用,具有的展示傳統文化中的審美趣味和藝術追求的美學價值,也是財富的一個象征。在古代,紅木家具是作為固定資產世代相傳的。目前,國內外已經將中國明清家具作為一門獨立的藝術形式予以研究,也越來越注重具有創新設計意識的家具作品。而廣作家具是當今紅木市場的一大熱門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紅木市場水很深,評價標準參差不齊,價格也跌宕起伏,市民和收藏愛好者該從何入手呢?在廣作精品首發巡禮展覽上,作為“廣作”紅木家具的代表人物,伍炳亮30年來主要從事明清家具的收藏、研究以及設計制作,作品不僅屢獲博覽會金獎,也被中國國家博物館及中南海收藏陳列。他提出來的“型”“藝”“材”“韻”四字標準目前已被業界普遍接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標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Z近瀏覽: